去发达国家摆地摊,究竟有多赚钱?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环行星球(ID:huanxingxingqiu),作者:土浪漫,图文:未特别注明的照片-Kristine,题图来自:视觉中国

早在中世纪的时候,地摊儿文化就已经在荷兰扎根了。近代以来,荷兰是欧洲通往世界的门户——向南连通非洲大陆,向西跨大洋就是美国,向东通往亚洲各国。历史闻名的海上马车夫和强大的国内/国际物流体系,早在几世纪前就带动了荷兰的地摊儿经济。

今天,作为被定性为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荷兰,地摊儿非但没有衰落,反而在严格的管理中繁荣兴旺。摊主们在服务大众,自己丰衣足食的同时为国家创造了巨大税收。

阿姆斯特丹的河边儿花市,鹿特丹的开放市场,各城市街头的炸薯条、炸鱼、奶酪、鲱鱼,都快成了世界知名的标志。

今天我们就聊聊荷兰成功的地摊儿经济,希望能起到一些借鉴参考的作用。

一、几个花样的市场

先带大家转转几个有特色的地摊儿市场。

阿姆斯特丹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。老阿姆人都知道,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有一个日进斗金的市场。那并不是宝格丽、爱马仕等大牌云集的名店街,而是纯纯的地摊儿街区——鲜花市场。

鲜花市场的荷兰语是Bloemenmarkt(中文为直译),但在英语里有个更浪漫的名字:Floating Flower Market(漂浮的花市),因为这个市场位于运河河畔,所以他国的旅行者们给它取了这个英语名字。

这个市场声名远播,对尼德兰王国的国家形象和经济建设贡献超大。当年“中国好歌曲”冠军杭盖乐队也在这个花市录过MTV。

作为欧洲面向全球海上贸易的最重要港口和门户,鹿特丹也有着世界驰名的开放市场:Markthal Rotterdam/鹿特丹市场大厅。

这是一个非常炫酷的现代建筑,设计师Winy Mass的团队还设计过阿姆斯特丹Prada商店和备受好评的天津滨海图书馆。

©Albert Pego / Shutterstock

市场内有各种生鲜

© Aerovista Luchtfotografie / Shutterstock

这个以半开放大厅形式呈现的市场位于市中心,里面有摊位、超市、店铺、餐馆和酒吧,环抱大厅的建筑部分住着居民,是个本地人和外国游客都喜欢去的地方。

© Albert Pego / Shutterstock

市场内部,来源:travelure.in

这个大厅前的露天广场,在每周二和周五也都有规模很大的开放市场,人气爆棚。

© Second Stock / Shutterstock

阿姆斯特丹以西20公里左右,守着出海口的小城镇Beverwijk有一个历史悠久的大巴扎。起初,从世界各地回来的船只上的成员会在这里摆摊设点卖东西,后来很多在荷兰的外国人把囤来的,甚至偷来的东西也在这个地方卖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,政府为了便于管理,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大巴扎,每周六日开放。巴扎并非荷兰语,政府起这个名字是为了凸显它的异域风格。到现在,已经发展成了占地7万5千平米,有着2000多家商户的欧洲第一大休闲市场了。

日常的开放市场一角

笔者也曾经在这个巴扎上租赁过摊位,体验过两周小业主的生活。

除了这些知名的市场,各个城市每周二、周六或周三、周五都会在指定地点安排两天Open market(开放市场)。这个开放市场类似国内80、90年代的那种自由市场或是农村的赶大集,家里种的,海里打的,自己造的,只要有卫生许可,吃穿用啥东西都能在这卖,通常价格会低于市价。

疫情期间各市场在显要位置标明,人与人应相距1.5米

二、采访职业摆摊儿者,详解荷兰摆摊儿的规章制度

荷兰的地摊儿规模宏大,种类繁多,分布在各个城市的许多角落,极具生活气息。这还不算,荷兰摊位的管理还非常规范,基本不影响交通和附近居民起居。

也就是最大程度的便民,最小程度的扰民,同时还增加了国库的税收。

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?我采访了在阿姆斯特丹市中心滑铁卢广场市场摆了14年摊儿的老板,带来了一些详细解读。

摆摊儿资格

荷兰这个摆摊儿,其实也是很严格的。它们并不是随随便便的地摊儿,都是在Kamer van Koophandel(荷兰总商会)注册的正规公司,有大公司也有小公司,甚至是一人公司,都是纳入国家纳税系统的公司才能在市场上营业,学名叫market work(市场工作)。

开放市场一角

在荷兰各个市场上摆摊儿的人只能是荷兰公民或长居/准长居,外国的留学生、工作人员都不行。

任何一个符合条件的人,只要先注册了公司就可以去当地市政厅领取一个市场工作卡号了。

那你说,我不是荷兰人/长居,就绝对不能在荷兰摆摊儿了吗?也不是,凡事都有特例,就连荷语英语都不会的游客也有机会摆摊儿,我放后面儿讲。

传统荷兰人一般都是骑自行车在市场买菜,有些政要也是如此

摊主排序

重点来了,这个工作卡号制度有着极强的先来后到原则。比如A先生在2020年1月份拿到了一个卡号是1号,B女士在2020年3月拿到了一个卡号是20号,那么A终生都对后拿卡号的B有领先19个位置的优先权。

卡号一经申领便伴随终生,如果该卡号的持有人亡故,管理部门也不会把这个号转让他人。

这个制度抽象上类似于论资排辈儿,辈分越高,权力越大。

这个所谓的权利就是:如果有啥好事儿,好摊位,管理部门会先照顾排名靠前的卡号;而如果有啥坏事儿,削减摊位,那肯定从排名靠后的开始删减。另外,卡号越靠前,摊位费的折扣也越大。

比如上文提到的鲜花市场,如果没个30年以上的资历,甭想在那摆摊儿。

另外在各大城市的重要位置、区域,有卡号的人排队等摊位等上十年八年都很正常。但是,这里绝无找管理者走后门的可能。当然了,位置偏的地方或居民小区里的市场,排队等摊位的时间就要短很多。

普通小区内的摊位

这是2020年3月中旬疫情焦灼时的照片,小区内摊位的供应依然充足

摊位费

摊位费则根据市场、摊位的位置和大小不同而各异。在阿姆斯特丹,各个市场的摊位费大概每月七欧、八欧到一千多欧不等。如果在允许的摊位面积之外搭出了额外面积,也是要另算摊位费的。

收益

那么,普遍来说,市场摆摊儿的人收益咋样呢?

受访者表示,从业十多年,认识那么多市场工作的人。大多数摊主基本是丰衣足食,生活小康的多,大富大贵的很少。当然,依然穷困的也极少。

在每个市场上,都可以买到荷兰人喜闻乐见的鲱鱼

摆摊儿环境

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,工作艰辛,环境艰苦。

荷兰是个大风大雨大冰雹说来就来的国度,令大多数国家闻风丧胆的十四级妖风,在低地王国那都不叫事儿。

在荷兰的市场里闲逛,那一张张摊主的笑脸背后,可谓是“摊摊都有本难念的日志”……

终生事业

对尼德兰人来说,摆摊儿绝不是心血来潮,而是终生的事业。很多人十六七岁时在某个摊位,六七十岁也依然在那里。摆摊儿成了一场滴水穿石的人生之旅。

这和荷兰人的性格有关。在长距离滑冰项目(就是围着冰场滑无数圈儿)中,荷兰常年包揽世界冠军。德国邻居评论道,只有荷兰人才会把这么枯燥无聊的滑行坚持到底。

三、摆摊儿在哪儿都是江湖

讲几个真实的小故事。

我朋友有次在阿姆斯特丹家附近街市的花铺买的芍药后来没开花,她跟店家说明了情况,店家二话没说直接补她一束紫红色芍药。

当然,朋友在其他花铺也遇到过质量没那么好,店家也不愿意补偿的情况。

有一次街市的果农老板看到朋友在拍视频,他开玩笑说拍他铺子要5欧。他说他的摊位有Instagram账号可以加关注。这样的摊主在荷兰很有代表性,就是总能给人一种市井生活的“烟火气”,而不是冰冷的钱货交易。

当然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有江湖的地方,明争暗斗,勾心斗角,吃醋嫉妒,鸡零狗碎等等也就都是正常情况了。

在一些核心区域的露天市场,由于同行间竞争激烈,各种耍手腕儿,下绊子,举个报,拆个台,抢个位置,挤兑人甚至下蛊诅咒人的行为,也都在波澜不惊中上演着。

肯定有朋友会好奇下蛊咒人是怎么回事?

是被我采访的那个朋友因为生意太好,有几次看见邻摊儿买差不多东西的摊主,总是攥着一块黄宝石盯着我朋友念咒儿。后来一打听,才知道那是一种吉普赛咒语,类似于邪术,让你出门儿就摔跤的那种。

人生艰难,绝大多数事业都离不开竞争和争斗,都需要智慧与勇气。

马斯克在火箭上天之前经历过无数痛苦和挣扎,一个摊主在站稳脚跟,土豆、胡萝卜大卖之前同样也是如此。

听了这些摆摊儿的故事,屏幕前的你想不想来荷兰尝试一下呢?

之前提到,即便你只是来这里短期旅游,荷兰语英语都不会也可以通过特例合法在荷兰摆摊儿。

这个特例便是国王节了。每年4月27日是荷兰人庆祝君主的日子,这一天是现任国王亚历山大的生日。

说是给国王庆日,其实就是这个国家的人跑上街头自己土嗨。

在这一天,所有在荷兰的人都可以合法摆摊儿一天。理论上,只要不影响交通,哪儿都可以摆;只要东西不违法,啥都可以卖。如果你在旅荷期间赶上国王节,是可以出来摆摊儿体验一下的。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环行星球(ID:huanxingxingqiu),作者:土浪漫,图文:未特别注明的照片-Kristine

上一篇:达达巨亏50亿上市:营收全靠“爸爸”,赚钱还很
下一篇:没有了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